网赌最佳平台

东阳道情:渔鼓声声唱“资讯”

http://www.dynews.zj.cn  2013年10月30日 11:14  东阳资讯网

  81岁赵贤生东阳最年长道情艺人

  听说巍山镇清溪村陈庄还有个八旬老人会唱东阳道情,心头难免生出疑虑:这么高龄,口齿与思路是否还清晰?联村干部先容说:“清着呢!前几天还去千祥赶集了!”

  果然,捧起渔鼓,拿起简板,81岁的赵贤生高亢嗓音颇有惊心动魄的效果。唱了一段,老人歇下来,“真是看病的越看越在行,唱戏的越唱越不行。从去年起我就不唱了,手艺人讲究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么久没唱,有点不行了。”话虽如此,但从擦得干净锃亮的渔鼓与简板看来,老人并未完全放下这门曲艺。

  赵贤生对于道情,那可是非同一般的痴迷。“年轻时,只要听到哪里有人在唱道情,我肯定会放下手里的活赶过去。”幸运的是,家人都很支撑他的这个爱好。当时道情艺人多为盲人,收徒弟也非盲人不可,所以赵贤生未能拜师学艺,他所有的曲目都是“偷”来的,“我只读过两年书,但记性很好,只要听一遍就能记住故事情节。唱道情最主要是记住人名,具体内容可在保证故事情节不跑样的前提下,适当加工改变。”老人道出了自己的“秘笈”。

  喜欢上道情,一半是因为幼时经常听道情,另一半则是受了同村的道情艺人何松林影响。“何松林是当时东阳北乡著名艺人,南乡最著名的盲眼艺人吴荣春曾专门向他学艺。”赵贤生道出了一段往事——原来,吴荣春曾赶到陈庄,向何松林学《麒麟报》《双珠凤》《粉妆楼》三部传统曲目的演唱,学期一个月,学费为30块大洋。“吴荣春的悟性实在好,才20多天就学会了三本剧。可是他实在穷,付不出学费,就趁晚上溜走了……”尽管如此,赵贤生仍对吴荣春非常爱慕,对宽容大度的何松林也格外敬仰。

  18岁那年,赵贤生受邀为全体村民演唱现代道情《六老虎》,这是省里指定的宣传题材,赵贤生唱得风生水起,激起了村民对恶霸的仇恨。由此,赵贤生一唱成名,四村八乡争着请他去唱道情。除了传统道情曲目外,赵贤生还学会了自编自唱,“我曾经受邀连续唱了28晚的道情,每晚唱不同的剧本,轰动一时。”赵贤生说,东阳道情中常见的传统曲目,他都会唱。前两年,还曾有人把他唱道情的过程录成光盘出售。

  赵贤生尤其擅唱苦腔。“大炼钢铁”时,公社叫他编唱道情,他编了一对母子隆冬腊月去河里洗铁砂的事,把三九严寒滴水成冰的天气、河面结冰大地寒彻的环境、母亲洗砂孩子饿哭的情景,演绎得丝丝入扣,全场3000多听众听到动情处,三次落泪。还有一次,他和几个村民到南马去干活,回来时走到现南市街道廿里牌村附近,夜幕初张,同行的人开始担忧:“今天估计回不去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该上哪里歇夜?”赵贤生笑着拿出随身携带的渔鼓一拍,村民们闻声而出,听他唱了一段道情,纷纷邀请他当晚在村里开唱。结果这一晚,赵贤生一行不仅免费住宿,还赚到了口粮。

  上世纪90年代起,东阳道情逐渐没落,能唱传统曲目的艺人越来越少,赵贤生依然保持着自娱自乐。2011年的一天,他去六石赶集,恰逢六石小区演戏,坐在第一排的他因为背着渔鼓,被众人围观,并邀请他上台演唱。拗不过的赵贤生无奈登台演唱。此后,就不断有人请他唱道情,老人都拒绝了,“我没有拜过师父,不算在唱道情这行里。”思想传统的赵贤生,恪守“不拜师不入行”的观念,让许多人“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但其实,他仍有个心愿:自己这辈子没有拜过师父,也没有收过徒弟,一肚子的曲目,说不定哪天就被自己带走了,最好能有合适的方式保存下来,让东阳道情传统曲目不致泯灭。

相关资讯

来源:东阳日报编辑: 吴旭华编辑:蒋智
在线投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