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最佳平台

雅溪:城区“龙须沟”的重生

http://www.dynews.zj.cn  2014年4月3日 10:16  东阳资讯网

  “五水共治·溪说水美”系列报道之四

  整治前的雅溪。

  整治后的雅溪。

  我是雅溪,长约3500米,源起东岘峰山脚下,穿城而过汇入东阳江。

  到过我源头的人,都会惊叹于我那如山泉般清澈的水。而当我一路欢快地穿越城市地下,在卢宅重新见到阳光时,大家看到的我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这段800余米长的敞开部分肮脏、发臭、乌黑,每个人看到我都掩鼻匆匆而过,让我伤心万分。以前的骄傲没了,很多时候,我只能呜咽着,发出低沉痛苦无奈的声音……

  不过,这一个多月来,我身上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清澈到污染再到整治,我决定拿起笔来,记录这些年来我的喜、怒、乐。

  第一张表情:喜

  昨天的我是古老而绵延的。

  我有过一段很辉煌的时期。当初姜太公后裔卢氏择此而居,就是依照“面屏、环水、枕山”的风水阳宅理想模式,雅溪穿城而过,水城相连,耐人寻味。

  曾有人这样说:“是雅溪给予了肃雍堂以生命。”简单的笔画,却勾勒出了肃雍堂和我无法分割的联系。在很多卢宅人尤其是老辈人的心中,我不光是一条滋养这块土地的母亲河,在某种程度上,更是卢宅这座古建筑群的象征。

  那时候的我,还完全是原始状态下的自然河,水里有数不清的鱼。炎炎夏日是我最喜欢的季节。每到傍晚时分,这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男孩们最喜欢一个猛子扎入我的怀抱,女孩们则喜欢坐在石头上,把脚轻轻放入水流里,看鱼儿在石子间穿梭。

  刚刚走过去的那个老人,名叫卢日升,今年76岁。我对他很熟悉,从小就在附近长大的他,对我很依恋。

  “还记得儿时,雅溪就是我和小伙伴们心目中共同的‘圣地’,大家在河水里游泳、打水仗,捉鱼、找螃蟹……尽情享受那种简单而又纯粹的快乐。”卢日升老人跟别人讲起我时,我有些恍惚。童年,他们那代人连温饱都无法解决的童年,却因为在甘甜清澈的水中摸鱼捞虾,而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我看着他讲这些话时候的样子,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个时候。

  第二张表情:怒

  清澈的溪水流啊流啊,可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城市建设力度的不断加大,大量的污水、垃圾被倾倒在河里。沿线的住户,把我当成了一个巨大的排泄场,倾倒垃圾、排放污水,致使我河道堵塞、河水污浊不堪。原本有着清洁美丽的容颜、人人都愿意亲近的我,成了人见人躲的“龙须沟”。

  没有人去考虑我是否干净;没有人去想在若干年后,子孙们是否还能再看到清澈的水;没有人想过,卢宅这个名气日渐增大的民间“故宫”,在迎接各地客人的同时,我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这里是否适合……

  我生气,我发怒,我拒绝垃圾,拒绝污水,但没人来关注我,我身上的污垢越来越多,黑的、黄的,散发着刺鼻的恶臭气。谁还敢到这里来游泳?鱼虾也落荒而逃。

  之后,许多卢宅居民陆陆续续地搬移了出去,再之后,操着各地口音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地进入。而我没想到的是,更大的厄运在等着我。由于以前的房子设置不合理,外来打工者没地方排泄,经常用塑料袋把排泄物装起来,然后往我身上扔;有的干脆光着个腚子,直接往我身上排。我成了惨不忍睹的粪溪。

  人类在不断发展、不断进步,却在不断伤害着我,我感觉自己从一个丰润健康的人,慢慢地变成一个千疮百孔、病魔缠身、奄奄一息的老妇人。

  第三张表情:乐

  这样的状况一直延续到去年。

  关心我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尤其是春节后,不时有大帮的人过来看望我,对我指指点点。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他们是吴宁街道的干部,正在筹划要对我进行“大手术”。

  2月20日,施工组进场。他们先是对我进行清淤和清垃圾。我身上的淤泥实在是太厚了,深度基本都在四五十厘米以上,厚的地方甚至达80厘米,色泽如同煤炭一样黑。但工人们没有嫌弃我,他们一趟趟做着“愚公移山”般的工作。裹在我身上厚厚的淤泥一层一层地被剥去,原本透不过气来的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这次清淤工作,共清理淤泥等垃圾20余吨。

  接着他们开始着手整修溪岸,溪底用混凝土摊铺。据说,之前商量了多套方案,原本想用青石砖,保持原生态的风貌,但后来考虑到青石砖之间有缝隙,时间长了还是很容易藏污纳垢;铺鹅卵石的话,更加难以清理。于是,大家采用了水泥硬化这一招。到时,每个星期用水冲洗一次,结合人工洗刷,又快效果又好。

  接下来,有关部门单位将对敞开部分溪沿线直排点进行规划设计临时截污方案,振兴路、工人路、卢宅街的截污工程进度也在加快。

  现在,我已经完完全全换了模样,依附着卢宅古建筑群的白墙黑瓦,我觉得我又恢复生机了。我喜欢明媚阳光带给我的温暖,喜欢徐徐微风带来的清新气息。看着原来为避开我绕道而行的老伙伴们又回来了,我心里很开心。更让我惊喜的是,没过几天,就有小鱼、小蝌蚪来陪我了。

  不过,单靠有关部门单位是不行的,因为这几天还是有人随便将垃圾倒入河中,外地人在河边随意大小便的事情仍存在。希翼大家能够从自身做起,爱护我保护我,让我干干净净地流入东阳江,与其他兄弟姐妹讲述我的治水故事。

来源:东阳日报编辑:杜丹 包康轩编辑:许琳琳
在线投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