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最佳平台

轻罗小扇扑流萤

发布时间:2018-06-26 16:26:37 来源:东阳资讯网 编辑:吕映珍

  夏天夜晚,偶尔看到路边野草间闪着点点荧光,那是萤火虫。

  “萤火虫,提灯笼,飞到西来飞到东,晚上飞到家门口,宝宝回家它来送。”小时候常哼的儿歌,又回到了耳际。

  萤火虫,东阳土话叫“火明虫”、“火萤虫”、“带灯”、“提灯”。古书上叫“熠燿”、“夜照”、“流萤”。

  萤火虫,把我带进了少年时代。

  我的家在农村。三伏天的夜晚,大伙儿走出家门,摇着麦秆扇,都到村头大樟树下去纳凉。夜风从大家身边掠过,池塘里传来声声蛙鸣,南墙墙角的小蟋蟀也开始弹琴了。天上繁星点点,大家麻头鬼们仰着头数星星:北斗七星、牵牛星、织女星……

  大家看见夜空常常有流星划空飞逝,问奶奶:那星星飞到哪里去啦?奶奶说:天上飞走一粒星,地上死去一个人……是老天爷在告诉大家地上的人,有一个人死了……

  塘梗上萤火虫一闪一闪,飞来飞去,好可爱的小精灵啊!有个怪机灵的小伙伴,他故意用小手电筒一熄一亮,几只“笨”家伙还以为是它的同伴,飞过来萦绕在大家的周围。等它落在麦秸垛上,双手轻轻一拢,就把它笼在手心里了。萤火温润如玉,照亮我的掌纹。

  长大了,我开始读诗词。

  咏萤的诗句灿若繁星。“本将秋草并,今与夕风轻。腾空类星陨,拂树若生花。屏疑神火照,帘似夜珠明。逢君拾光彩,不吝此生轻。”(南朝萧绎)“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若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唐李白)“银烛秋光冷画屏,青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唐杜牧) ……

  一次,我读到了“宋代四大女词人”之一张玉娘的诗《暮春夜思》:“夜凉春寂寞,淑气浸虚堂。花外钟初转,江南梦更长。野禽鸣涧水,山月照罗裳。此景谁相问,飞萤入绣床。”看眉批,知道了元代大诗人虞伯生读至末句时,他拍案叫绝,批道:“此岂妇人所及!”

  每思及此,我会合上眼帘,久久地沉浸在萤火虫的记忆里。

  “新竹压檐桑四围,小斋幽敞明朱曦。昼长吟罢蝉鸣树,夜深烬落萤入帏。”宋代翁森的诗句,又向我飞来了……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电视里传来郑伊健唱的《虫儿飞》,听得让人心醉。

  当我睁开双眼时,夜,已经有些深了。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