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最佳平台

回乡下老屋的路

发布时间:2018-11-28 14:23:17 来源:东阳资讯网 编辑:吕映珍

  天刚擦黑,我在妈妈家吃过饭,拍了拍饱胀的肚皮,便迈出门外散步去。晚饭后散步是我平常生活中的一项必修课。虽然这次回乡下老家只是小住两三天,但散步这个习惯也从城里带回了。

  老家虎鹿镇大坞口村,三面环山,100来户人家,是个地道的小山村。一条4米多宽的水泥路一直通往夏程里村。漫步在干干净净的大路上,清风拂面,瓜果与庄稼的味道萦绕,有着难以形容的清新与柔美。我不由地哼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在我的童年,这乡间小路真的“小”,不到“一公尺”宽。那时人们出村大多徒步。到夏程里赶个集,或加工粮食,或卖自家的粮食、鸡蛋、水果,肩挑背驮的,回家已是晌午。乡间的路上布满了各种脚印,大脚印上印着小脚印,小脚印也慢慢地被大脚印覆盖了,还有狗爪子印、牛蹄印,还有成排成排的蚂蚁在小路上横行。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大家索性把鞋给脱了,打赤脚。

  后来,哥骑上了自行车,双轮滚滚,铃铛悠悠,成了路上一道鲜活特异的风景。后座上的我屁股都被震得生疼。或许是踏板蹬得太猛,或许是泥巴路填了些石头沙砾的缘故吧,车儿一个颠簸,我被远远地抛到了路边的旱田里。也记不清自己最终受伤没?只记得哥哥骑回来拍拍我头发上的泥巴,“威胁”我回家不准告诉妈。

  在少年时代,晚上夜自习从镇上放学回家总是走这条路。空寂的道路,两旁是黑黝黝的玉米林,风吹来,叶片簌簌地响。最恐惧的是走到半路,走到那个叫泥中田的大上坡时,路的右边就是坟山。坟墓里有萤火,还是磷火?那凄厉的声音,是夏虫的鸣声,还是厉鬼的呻吟?那种害怕,连后脑勺都是冰凉的。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山乡巨变,新生活已如路边的香樟、烟柳,摇曳着迷人的风景。现代化已经到达山村的门口。村民们盖起了新房。一栋栋崭新的房屋,祥和而安静,如盛开在青山绿野里的白蔷薇,一朵朵、一簇簇,美得令人心醉。最令人震撼的是在回乡下老屋的路旁,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浙江缝配城。那条熟稔的小路也加宽了,宽到可以通行小车,混凝土筑成的路面平坦,我的车就直接开到了老家的地场中。

  眼看夜色越来越浓,我对爸说,要不大家回去吧。爸爸瞧瞧天色,摇摇头:不急,马上就要亮路灯了。他话音刚落,路灯“唰”地一下全亮了,雪白的光把路面照得白亮亮的。

  我笑着说,您真是神算子啊,好像开关捏在您的手里哩。他红润的脸上竟有些小得意。

  多年以前,我的愿望是永远离开这泥巴路。多年以后,我忽然觉得,我现在更愿意重新做个真正的村里人了。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